你好,歡迎來到鄭州名泰醫療器械有限公司!

全國服務熱線

中文 / English

400-00-12589

聚焦兩會‖關于“康復醫療”,全國人大代表有話說!關乎民生!

2021-03-11 09:35:05 257


聚焦兩會 關注民生


2021年3月,全國“兩會”如期拉開帷幕。



兩會期間,來自醫療衛生領域的專家院士們提出建議,支持康復醫學發展,重視康復在疾病治療與恢復中的作用,進一步發展康復醫學,提高康復工作者地位與待遇,打通晉升通道等,得到了廣泛的支持與認可。


全國人大代表  盧林


盧林,全國人大代表、山東省立醫院神經內科主任醫師、山東省肢殘人協會副主席、山東省疼痛研究會神經康復委員會副主委、山東省心功能學會健康與養生委員會副主委、山東省醫師協會神經病學分會秘書、山東省睡眠醫學醫師分會常委、山東省中西醫結合學學神經病學委員會委員。

擅長診治腦血管病、神經系統線粒體病的診療。


目前我國實行三級康復醫療分級診療:急救期在綜合醫院,穩定期在康復醫院等二級綜合醫院、恢復期在社區。

與以藥物和手術治療疾病的方式不同,康復強調的是通過教育和訓練,幫助患者快速回歸生活、回歸社會,從而提高生活的品質,減少殘疾的發生。

作為一名來自醫療領域的全國人大代表,盧林在兩會上提出了有關慢性病康復醫學等方面的內容。


01

加強農村慢性病管理


盧林提出,提高村衛生室的服務質量和服務能力,建立慢性病管理網絡(縣級醫院、鄉鎮醫院、鄉村醫生三級管理體系),推進慢性病的分級、分類管理,并制定個體化治療方案,對慢性病患者進行長期的隨訪監測,為農村居民健康保駕護航。


02

盡快把康復醫療調整為一級學科


“長期以來診斷和治療是醫療服務的核心,康復被邊緣化,公民康復意識薄弱?!北R林表示,目前康復資源不僅短缺而且分配不均,綜合醫院重臨床、輕康復,在中小城市及偏遠地區,康復資源更是短缺。

康復醫學作為臨床醫學下的二級學科,與普外科、婦科、兒科等處于同等地位,盧林認為,這限制了學科發展。

      “綜合醫院康復科學科建設落后,很多康復科的康復治療、科研和教學,已經不能滿足目前康復發展需要,重癥康復的學科建設更加滯后?!睘榇怂ㄗh,盡快把康復醫學調整為一級學科,加強三級綜合醫學康復學科建設。在疾病急性期加強康復醫學與臨床醫學的多學科合作,在相關臨床醫學科室把康復介入的時間點前移。


03

把更多康復收費項目納入醫保


除了學科建設滯后,康復治療費用在醫保中可報銷的比例低、范圍小。盧林建議,進一步改變醫保政策對康復的限制,向康復治療傾斜,把更多的康復收費項目納入醫保。


04

加快康復醫學專業人才的培養


針對康復科人才短缺問題,盧林建議,不遺余力培養康復人才,尤其是具有引領、推動學科發展作用的高層次人才。推動高等院??祻歪t學專業建設。積極開展康復醫師的轉崗培訓并取得合法的執業范圍,加快康復醫學專業人才的培養。


   




全國人大代表  孫豐源


孫豐源,全國人大代表、天津市第一中心醫院副院長、天津醫科大學眼科臨床學院副院長、天津眼科研究所副所長、天津市政協委員、九三學社天津市委副主任委員。


兩會中,孫豐源建議:實施國家智能康復裝備產業化。

孫豐源代表表示,隨著老齡化社會的到來,中國的老齡人口逐漸增加,預計到2050年,全國老齡人口將達到3億至5億人,這必然會帶來社會化的問題。

“老年人生活能力差,我們應該未雨綢繆從現在開始著手加強醫療康復智能產業化建設,包括愈后康復以及智能化大數據的建設?!睂O豐源代表說,“做好這項工作將便于我國應對老齡化的到來,同時,提升愈后康復訓練和社區康復水平。這項工作包括如何制定產業標準,實現產業和社會的需求對接等,使老年人能夠享受‘健康中國’戰略帶來的好處,讓他們從醫療康復方面得到更好、更完善地保障?!?/span>

另外,孫豐源還認為:“如今,老齡化進程加快,老年康復需求量明顯增加,康復裝備與康復領域從業人員數量明顯不足,應加快培育智能康復企業快速發展,瞄準國際前沿,促進康復機器人發展,使更完備的‘硬件’、更充沛的‘軟件’在醫院、社區,乃至家庭中應用起來。

來源:人民網、新華網、心臟康復中心平臺、天下泉城、康知了、津云新聞


午夜福利免费a片在线观看无码,亚洲国产精品无码第一区,z0z0z0女人极品另类zozo,色屁屁www影院免费观看入口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